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泳WZ的博客

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是人品体现,是哲学与智慧。

 
 
 

日志

 
 
关于我

舞蹈:英国IDTA国际舞蹈教师协会会员职业教师、中国国际标准舞学会会员、国际级栽判,1998年新加坡第一届环球舞蹈公开赛摩登舞亚军、1999新加坡超级巨星标准舞季军,国际标准摩登舞世界三水荷花杯职业组冠军,香港第三届体育舞蹈大赛职业组亚军........。·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中国古代100位奇女子(三、道观哀艳)  

2016-10-31 14:38:55|  分类: 古代美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精美GIF透明素材之动态祝福文字[春山抠图整理] - 春山 - ★春山博客★

 

 

中国古代100位奇女子(三)

道观哀艳-鱼玄机  


鱼玄机

鱼玄机(844年-868年,一说约871年),字幼薇,一字惠兰,晚唐女诗人、名妓,后出家为道士,长安人。约当生于唐武宗会昌四年。其传记资料散见于元?辛文房《唐才子传》、晚唐?皇甫枚《三水小牍》、宋?孙光宪《北梦琐言》等书。终逝前名言诗句:“易得无价(万金)宝,难买有情郎。”,千古传唱,广为世人所知。

  鱼玄机,女,晚唐诗人,长安(今西安)人,初名鱼幼薇,字蕙兰。咸通初嫁于李亿为妾,被弃。咸通七年进咸宜观出家,改名鱼玄机。后因打死婢女绿翘,为京兆温璋判杀。

  鱼玄机生平不见正史,传记资料散见于元?辛文房《唐才子传》、晚唐?皇甫枚《三水小牍》、宋?孙光宪《北梦琐言》等书。其诗作见于《全唐诗》,现存有五十首之多。

  鱼玄机,市民家女,姿色倾国,天性聪慧,才思敏捷,好读书,喜属文。十五岁被李亿补阙(掌讽谏之官)纳为妾,与李情意甚笃、但夫人妒不能容。唐懿宗咸通时,李亿遣其出家,在长安咸宜观为女道士。但她对李却一往情深,写下许多怀念他的诗。她曾漫游江陵、汉阳、武昌、鄂川、九江等地以遣怀;亦曾放纵情怀以求知己。

  《北梦琐言》说她“自是纵怀,乃娼妇也。”她曾与许多文士,如温飞卿等交往甚密,以诗相寄赠,但终是孤零一身,她无可奈何地发出“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的痛苦而又绝望的心声。后因妒杀侍婢绿翘,被京兆尹温璋处死。

 

古代美女-卓文君  

卓文君

 

卓文君,汉代才女,西汉临邛(属今四川邛崃)人,与汉代著名文人司马相如的一段爱情佳话至今还被人津津乐道。也有不少佳作流传后世。

  卓文君,原名文后,西汉人。司马相如之妻。

  卓文君,西汉临邛(属今四川邛崃)人,汉代才女,她貌美有才气,善鼓琴,家中富贵。她是汉临邛大富商卓王孙女,好音律,新寡家居。司马相如过饮于卓氏,以琴心挑之,文君夜奔相如,同驰归成都。因家贫,复回临邛,尽卖其车骑,置酒舍卖酒。相如身穿犊鼻裈,与奴婢杂作﹑涤器于市中,而使文君当垆。卓王孙深以为耻,不得已而分财产与之,使回成都。事见《史记.司马相如列传》 。又据《西京杂记》载,文君作司马相如诔文传于世;又载相如将聘茂陵人之女为妾,卓文君作《白头吟》以自绝,相如乃止。后世常将卓文君事用为典故。

  卓文君丧夫后许多名流向她求婚,她却看中了穷书生司马相如。司马相如能弹琴作诗,长得又帅(《史记》曰:甚都),卓文君从中领会到他的才华和情感,一心相爱。司马相如家里一无所有,卓文君随他私奔后,就开了个酒铺,亲自当掌柜,文君当垆卖酒,相如则作打杂,不怕人讥笑。后卓王孙碍于面子,接济二人,从此二人生活富足。后来司马相如终于成名天下。而文君夜奔相如的故事,则流行民间,并为后世小说、戏曲所取材。

  司马相如的文采,卓文君之美艳,当垆卖酒,白头兴怨,长门灵赋;封禅遗书传为千古佳话。流传于世的还有那首著名的《凤求凰》:“凤兮凤兮归故乡,游遨四海求其凰,有一艳女在此堂,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由交接为鸳鸯。”以及卓文君所作哀怒的《白头吟》:“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蹀躞御沟止,沟水东西流。凄凄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杆何袅袅,鱼儿何徙徙,男儿重义气,何用钱刀为?”,和凄怨的《诀别书》:“春华竞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锦水有鸳,汉宫有水,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瞀于淫而不悟!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古代美女-大乔  

大乔

大乔,亦作大桥(181-?),名不详,桥公之女(《三国演义》里为乔玄之女),小桥桥之姊,孙策的妻,从孙策儿子年龄推断,大桥应不是元配妻子,从其父被尊称为“桥公”推断,应为继室。

  中国汉末三国时期的女性,系乔公之女、孙策之妻、孙权之嫂。传说与其妹小乔均为绝世美女。在我国长篇古典名著《三国演义》中也曾登场。

  英雄必有美人相伴,这是古今中外文学作品的固定套路。中国六千年文明史,也只诞生了四位公认的美女:其中的王昭君、杨玉环,一个出于西汉、一个出于大唐,都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朝代。另外两位,西施生于春秋、战国交替时期,貂蝉身处东汉、三国过渡时期,这两个时期恰恰是中国历史上英雄辈出的年代。更有意思的是,身处盛世的美女王昭君、杨玉环确有其人其事,而居于乱世的美人西施、貂蝉却于史无据,其人其事多出于传说或小说家言。

  这或许可以证明,人们是无论如何不能容忍一个英雄的年代没有美人的。即使真的历史没有,也一定要编排出疑似历史的故事。中国人实在太熟悉那段堪称人类婚姻史上最著名的“三角恋”——貂蝉与吕布、董卓。这次精心策划的三角恋爱,直接催生了后来的三国大战。换言之,貂蝉以自己柔美的身体,将中国历史推到了独特的三国鼎立年代。

  可惜这只是《三国演义》里的故事。尽管有很多人相信,但谁也拿不出貂蝉曾经存在过的确凿证据。不过,三国时期还有另外两位美人,名气也不在貂蝉之下,她们就是大乔、小乔俩姐妹。现存的史书能够证明,她俩确实来过这个世界。

  据《三国志》记载,“瑜时年二十四,吴中皆呼为周郎。以瑜恩信着于庐江,出备牛渚,后领春谷长。顷之,策欲取荆州,以瑜为中护军,领江夏太守,从攻皖,拔之。时得桥公两女,皆国色也。策自纳大桥,瑜纳小桥。江表传曰:策从容戏瑜曰:‘桥公二女虽流离,得吾二人作婿,亦足为欢。’”

  杜牧著有《赤壁》诗:“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小说三国演义中,诸葛亮在过江东争取东吴的联盟时,将曹植的铜雀台赋中的“连二桥于东西兮,若长空之蝃蝀”篡改为“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用以激怒周瑜。

古代美女-梁红玉  

梁红玉

 

梁红玉(1102年-1135年),是中国宋朝抗金女英雄,韩世忠之妾。

  梁红玉,史书中不见其名,只称梁氏。红玉是其战死后各类野史和话本中所取的名字。首见于明朝张四维所写传奇《双烈记》:“奴家梁氏,小字红玉。父亡母在,占籍教坊,东京人也。”宋朝著名抗金女英雄。原籍安徽池州,生于江苏淮安。后结识韩世忠。梁红玉感其恩义,以身相许。韩赎其为妾。原配白氏死后成为韩的正妻。

  梁红玉,各类野史和话本中称呼其名为‘红玉’。最早出现于明朝张四维所写传奇《双烈记》:“奴家梁氏,小字红玉。”梁氏原籍池州,宋徽宗崇宁元年出生于淮安一军户家庭。宣和二年(1120年),因与方腊作战不利,梁红玉父亲兄长均获罪被杀,本人亦被贬为京口(今江苏镇江)营妓。

  传说梁氏幼习武艺,加上身强体壮,与韩世忠相识之后,取得信任并获得帮助,于是自己赎身嫁给韩世忠为妾(韩的原配为白氏,无子。),彼此对待如同军中同袍战友。宋高宗建炎三年(1129年),苗傅发动叛乱扣留宋高宗,梁红玉诡称可劝韩世忠归降,骗过苗傅,出城搬取韩世忠前来平叛。因此功劳,被封为安国夫人。

  1130年,助韩世忠邀击金兀术于黄天荡,亲自击鼓助阵,困其48天。后因韩世忠大意,致使兀术逃脱,梁红玉上表弹劾。"高宗深为抚慰,褒奖甚宠。又封梁氏为杨国夫人"(摘自《英烈夫人祠记》)。后随韩世忠驻守楚州(今江苏淮安市楚州区)。

  说到梁氏的结局,后世的笔记小说和各种话本往往说梁红玉是在韩世忠辞去军权后共同归隐山林,白头谐老,最后在韩世忠死后两年才病死。这虽然反映了后世对女英雄结局的美好愿望,但与历史不符。根据历史学家邓广铭的研究,梁氏是在绍兴五年(1135年)年在楚州随夫出征抵御金军入侵时死去的。

  绍兴五年,梁氏随夫出镇楚州。“绍兴五年,帝欲复楚州,以世忠为武宁安化军节度使、京东淮东路宣抚处置使,置司楚州。梁氏随征,披荆棘以立军府,与士卒同力役,亲织薄以为屋。”(摘自《英烈夫人祠记》)遇伏遭金军围攻,被“乱箭攒射,力尽落马而死”。(见《杨国夫人传》)首级被敌人割去。后来金人还把她的遗体送回。(据宋李心传撰《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九十二,于绍兴五年八月丁卯条,“淮东宣抚使韩世忠妻秦国夫人梁氏卒,诏赐银帛五百匹两”)

  另一说,梁氏因为食物被人下药,所以得痢疾过世。

  1151年,韩世忠病逝。梁氏和韩世忠合葬于苏州灵岩山下。

 

古代美女-柳自华  

柳自华

 

 明熹宗天启年间,一个七夕的傍晚,杭州名士沈逢吉,迎着凉爽的晚风,信步走出钱塘门,漫步到西子湖畔。

  初秋的西湖,清雅而宁静,薄暮四宠,远山近水宛如梦幻一般柔和朦胧。这时,游荡在湖面上的无数画肪已点起各色彩灯,绵软悠扬的丝竹声隐隐传出,营造出一种温馨诱人的气氛。举目远眺,只见前面桥头有一家酒楼,帘飘舞,灯火融融;沈逢吉顿时酒兴大发,快步向前,登上酒楼,捡了个临窗的座位,面对着光线渐暗的西湖,独酌独饮。

  约摸半个时辰后,沈逢吉略带醉意地走出酒楼,慢慢地绕湖而行,清凉如水的湖风吹在发热的面庞上,感觉特别舒畅。一路上柳条依依,秋虫卿卿,轻轻抚慰着沈逢吉寂寥的心境,他原本是一个有志有才之士,无奈遇上奸佞当道的世态,使他无法施展自己的抱负,只好终日寄情于山水酒色之间,内心深处却总隐藏着一份落寞之感。走着走着,感觉得有些疲倦,顺势坐在路旁的一块堤石上休息,此处正近荷塘,残荷飘香,熏得人欲昏欲醉。

  坐了一会儿,突然觉得十分口渴,四下打量,发现不远处有几间楼阁,正亮着灯,于是起身朝前走去。来到跟前,见是一座别致的小院,矮矮的院墙围着,里面的一栋小楼和三两个亭台能看得一清二楚。朱漆的院门正敞着,沈逢吉喊了两声,无人回应,他便索性踉踉跄跄自己进去了,小院内花木扶疏,宁静优雅,迎面小楼门厅的大门也大开着,正墙上设一神龛,两旁燃着一对蜡烛。见此情景,醉意朦胧的沈逢吉只以为这是一所寺院,也就毫无顾忌地走进屋里。穿过门厅,后面是一间雅洁的书房,壁上挂着几幅清秀的字画,窗下置有书案,书案上纸笔砚墨一应俱全,沈逢吉正惊叹寺院院中竟有这般雅室,忽见书案上搁着半杯茶水,上前一试,尚有余温,口渴已极的他不等细想,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只觉清苦微甘,煞是解渴。放下茶杯,又发觉案头正摊着一帧素笺,上面写着几行娟秀的字迹;捧来细读,原来是两阕“忆江南”词:

  七月六,瓜果设庭中,乞巧穿针儿女技,在天在地誓深宫,银汉自空空。

  七月七,驾鹊拆离衰,尽管绸缪今夜里,情魔难障太阳红,分手各西东。

  看笺上墨迹新凝,内容又是写今晚七夕之感,想必是刚刚写成;再琢磨这笔迹,纤秀清丽,分明是女子的手笔。难道这里不是寺院,而是闺房?沈逢吉暗自疑惑。心里想着这两阕情纯意浓的词,他又不禁技痒,忍不住也以七夕为题,拿过纸笔,写下一阕“多丽词”:

  自古来欢娱磨折相缠,叹双星恩情过笃,谪居两地情牵。对朱颜暗惊月冷,白素手顿失珠圆,锦帐长空,鸳帏惯冷,世人还说巧姻缘。花开花谢,尚多时刻,羞见并头莲,愿义仲寅宾挽月,宽我流连。恨当前鹊儿误报,银河隔断堪怜,喜相逢前程似后,悲离别后会如前,铁来归耕,金梭续织,耐心再到早秋天。一年年良宵一度,历亿万千年,转胜过红尘夫妇数十年。

  写完后,沈逢吉心中觉得吐出一口长气般地舒畅,想了想,他又提笔在笺后注上一句戏言:“秋河作此,准算茶金。”秋河是沈逢吉的字,他擅自在人家屋中饮了半杯茶,想用这阕词来作抵偿呢!

  正准备离开时,忽听得院中响起一阵细声软语,接着又是环佩叮噹由远而近,朝书房而来。沈逢吉还没来得及想出对策,两位艳妆女子已走进门来,看装束似是一主一婢,两位女子猛地见到了沈逢吉。惊得花颜失色,那婢女还算胆大,冲上前指着沈逢吉喝道:“那来的窃贼,竟如此猖狂!”并转身对另一位说:“小姐快来,看丢了什么东西!”沈逢吉见对方误会了自己,连忙辩解道:“夜暮迷途,误入贵宅,酒渴求饮,实非窃贼!”那婢女哪里肯信,仍对他怒目以视,倒是那位小姐已缓和了神情,似乎对沈逢吉半信半疑。沈逢吉忽然想到了一个证据,忙拿起桌上那帧自己题下的词笺,毕恭毕敬地对小姐说:“小姐不信的话,可看这词笺,乃是小生刚才拜读了大作,心生同感,信笔写下充茶资的!”

  那小姐见他气度不凡.谈吐文雅,也觉得不象“梁上君子”之类,便接过词笺细细读了。读着读着,唇边绽开了笑容,惊喜地说:“公子莫不是姓沈吧?”沈逢吉吃了一惊,自己并没在词笺上留姓,却为何她能一语道破?就问道:“小姐何以知道?”小姐神秘地笑道:“相逢何必曾相识也。”并不急着解释,只命侍婢沏茶为沈公子醒酒。待婢女进了厨房,屋内只剩下他们两人相对而坐,她才慢条斯礼地揭开了谜底:“妾曾在孤山放鹤亭壁间见有诗句,读了感动不已,便深深记在心中;那诗句落款为秋河沈某,今见词笺上字迹相同,又有秋河之字样,所以猜想公子必是放鹤亭题诗的沈秋河了。”

 沈逢吉忆起去年醉临孤山,面对烟笼雾绕的西湖,想到了自己的前程迷茫,感概万千,曾在放鹤亭题下了一首“感怀诗”和一首“自解诗”。这时,对坐的那位小姐已轻声吟诵起那两首小诗:

  其一:

  虚度韶华二十春,昂然七尺屈风尘;

  不如死在西湖里,赢得青山葬我身。

  其二:

  桃李绕池告遇春,岁寒松柏出风尘;

  忍将一掬西湖水,断进经天纬地身。

  小姐吟诗时的神情十分专注,沈逢吉默默地在一旁打量着她,这才把她的模样看清楚。只见她细眉秀目,玉鼻挺直,紧抵着嘴唇,浑身露出一种圣洁高贵的气质,似乎是一名门千金,却为何孤身住在这僻静的小院中?真令人费解。

  回味完诗句后,小姐缓缓回过神来,幽幽地对沈逢吉说:“当时我初来西湖,心身俱疲。见到公子的诗,感触良深,仿佛一股豪气荡入胸口,使我有了重生的力量。所以对诗的映象极深。”沈逢吉听她如此夸赞自己的诗,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谦虚了几句,又把她的“忆江南”词赞赏了一番。

  这时侍婢已捧了茶出来,小姐又说:“值此良宵,遇此佳宾,岂能无美酒助兴!”然后又命侍婢会备酒。沈逢吉觉得不便太打搅人家,便客气道:“宿醉未醒,不堪再饮,初次相逢,何敢造次。”接着又探问道:“敢问小姐芳名?不知是否本地人氏?”那小姐似乎不愿多说自己的事,只是淡淡地回答:“妾姓柳名自华,乃金陵人氏,偶至西湖小住,来去匆匆也。”沈逢吉接口道:“萍水相逢,可算有缘。”侍婢很快就摆上了酒菜,柳小姐盛情相邀,沈逢吉难以推辞,于是两人对坐桌前,畅饮起来。酒酣时,沈逢吉念叨着柳自华的名字,巧妙地作一首诗相赠:

  腹有诗书气自华,为偿渴想到卿家;

  问卿姓甚卿言柳,侬笑卿身是柳花。

  柳自华甚觉有趣,也把对方的字——秋河巧作安插,依韵回和了诗一首:

  薄命谁怜柳自华,秋河今夕照奴家;

  劝君莫作杨花看,奴笑君身是菊花。

  一往一来,情趣盎然,举杯频频,笑语连连,直喝到天露曙光,两人才尽兴道别。

  回家后,沈逢吉带醉酣睡了一昼一夜,第二天醒来,想起那夜的艳遇,心中挂牵不已,于是穿戴整齐,沿着湖堤,又找到了那座小院。走近一看,不料院门紧锁,院内寥无人声,不知佳人何去何从了。他心烦意乱地到附近人家打听,谁知没人知道这小院中曾住过一位年轻姑娘,只说这是城中一富商的别墅,他很少来住,多半时间都空闲着。那么那夜见到的柳自华到底是什么人物呢?沈逢吉百思不解,莫非是自己酒后一梦?莫非是七夕织女下凡?他终究找不到答案,只好悻悻而归。

  那柳自华究竟是人是神呢?原来她是金陵城中秦淮河畔的一位名妓。身落风尘,心却保持着一份高洁,无奈命运不济,只落得随波逐流。金陵城繁华似锦,柳自华的门前也是人马喧嚣,然而她并不喜欢那种醉生梦死的生活,一心想找机会寻得解脱。这年夏天,一位杭州富商游玩青楼时迷上了柳自华,提出要带她到杭州西湖畔金屋藏娇。柳自华并不中意于那位富商,但对美丽的西湖向往已久,因此答应了那位富商,随他来到杭州。富商把柳自华和一个侍婢安置在西湖畔的别墅中,自己却又走南闯北忙做买卖去了。

  这段清寂的时光倒是成全了柳自华的心意,她携带侍婢,流连于西湖的秀水青山之间,十分惬意爽心;那夜偶遇才子沈逢吉,更让她心荡神移,兴奋不已。谁知好景不久,第二天,富商从外地经商回来,说是已征得家中夫人的同意,要把柳自华以偏妾的身份接到府中同住。陶醉于西湖风景韵致的柳自华哪里想进那个门庭森严的家府,可既在人檐下生活,又怎么由得她作主。

  于是,那座西湖畔的小院又空了出来,而一段纯情无声地遗落在

古代美女-董小宛  

董小宛

  董小宛(1623年-1651年),名白,一字青莲,别号青莲女史,名字因仰慕李白而起,明末清初苏州人。

  董小宛,明末“秦淮八艳”(亦称“金陵八绝”)之一。名与字均因仰慕李白而起。她聪明灵秀、神姿艳发、窈窕婵娟,为秦淮旧院第一流人物。

  崇祯十五年春,小宛从黄山归来,母亲去世,自己又受田弘遇抢夺佳丽的惊吓,患了重病,闭门不出。辟疆到时小宛已奄奄一息。

  小宛支撑着起身,牵着他的手说:“我十八天来昏沉沉如在梦中。今天一见到君,便觉神怡气旺。”她吩咐家人具办酒菜,与辟疆在床前对饮。

古代美女-柳如是  

柳如是

  柳如是(1618年-1664年),本名杨爱,后改名柳隐,字如是。

  因读宋朝辛弃疾《贺新郎》中:“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故自号如是;后又称河东君、蘼芜君。浙江嘉兴人。“秦淮八艳”之首。

  柳如是本姓杨,名影怜,改姓柳,名隐。后改名是,字如是,号河东君,又号蘼芜君,浙江嘉兴人,幼年被卖到盛泽归家院名妓徐佛家为养女。

  柳如是活动于明清易代之际的著名歌妓才女,幼即聪慧好学,但由于家贫,从小就被掠卖到吴江为婢,妙龄时坠入章台,易名柳隐,在乱世风尘中往来于江浙金陵之间。

  柳如是留下了不少值得传颂的轶事佳话和颇有文采的诗稿《湖上草》、《戊寅卓》与尺牍。

 古代美女-马湘兰  

马湘兰

马湘兰(1548年-1604年),名守真,字湘兰,小字玄儿,又字月娇。生于南京,明代的歌妓、女诗人、女画家。

  马湘兰因在家中排行第四,人称“四娘”。秉性灵秀,能诗善画,尤擅画兰竹,故有“湘兰”之称。属“秦淮八艳”之一,以“灵秀多才”著称。

  马湘兰明代女诗人、女画家。《秦淮广记》载,她名守贞,字湘兰,小字玄儿,又字月娇,因在家中排行第四,人称“四娘”。她秉性灵秀,能诗善画,尤擅画兰竹,故有“湘兰”著称。她相貌虽不出众,“姿首如常人”,但“神情开涤,濯濯如春柳早莺,吐辞流盼,巧伺人意”。

  马氏生长于南京,自幼不幸沦落风尘,但她为人旷达,性望轻侠,常挥金以济少年。她的居处为秦淮胜处,慕名求访者甚多,与江南才子王稚登交谊甚笃,她给王稚登的书信收藏在《历代名媛书简》中。在王稚登70大寿时,马氏集资买船载歌妓数十人,前往苏州置酒祝寿,“宴饮累月,歌舞达旦”,归后一病不起,最后强撑沐浴以礼佛端坐而逝,年57岁。马氏死后葬在其宅第,今白鹭洲公园的碧峰寺附近。在日本东京博物馆中,收藏着一幅中国明代的“墨兰图”,此画并非出自名家大师之手,而是明神宗时期的秦淮名妓马湘兰所作,却被日本人视为珍品。

  马氏在绘画上造诣很高,当年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曾接连三次为《马湘兰画兰长卷》题诗,共72句,记载在曹寅的《栋亭集》里。《历代画史汇传》中评价她的画技是“兰仿子固,竹法仲姬,俱能袭其韵”。在北京故宫的书画精品中也间杂着马氏的兰花册页,发着独异的光彩,她的绘画在国外一直被视为珍品。在文学上马氏亦颇具才华,曾撰有《湘兰子集》诗二卷和《三生传》剧本。马氏多才多艺,还通音律,擅歌舞,并能自编自导戏剧。在教坊中她所教的戏班,能演出“西厢记全本”,随其学技者,备得真传。

  马氏生长于南京,自幼不幸沦落风尘,但她为人旷达,性望轻侠,常挥金以济少年。她的居处为秦淮胜处,慕名求访者甚多,与江南才子王稚登交谊甚笃,她给王稚登的书信在《历代名媛书简》中。在王稚登70大寿时,马氏集资买船载歌妓数十人,前往苏州置酒祝寿,“宴饮累月,歌舞达旦”,归后一病不起,最后强撑沐浴以礼佛端坐而逝,年57岁。马氏死后葬在其宅第,今白鹭州洲公园的碧峰寺附近。

古代美女-卞玉京  

卞玉京

 卞玉京名赛,又名赛赛,后自号“玉京道人”,习称玉京,明末清初著名歌伎。

  卞玉京出身于秦淮官宦之家,姐妹二人,因父早亡,二人沦落为歌妓,卞赛诗琴书画无所不能,尤擅小楷,还通文史。

  卞玉京的绘画艺技娴熟,落笔如行云,“一落笔尽十余纸”喜画风枝袅娜,尤善画兰。

  18岁时游吴门,居虎丘,往来于秦淮与苏州之间,是明末清初的一位秦淮著名歌妓。卞赛一般见客不善酬对,但如遇佳人知音,则谈吐如云,令人倾倒。卞赛曾与明末清初的著名诗人吴梅村有过一段姻缘。

  崇祯十四年春,吴梅村在南京水西门外的胜楚楼上饯送胞兄吴志衍赴任成都知府,在这里他遇见了前来为吴志衍送行的卞赛姐妹,看到卞赛那高贵脱俗而又含有几分忧郁的气质,不由想到江南盛传的两句诗:“酒垆寻卞赛,花底出陈圆”。席间吴又对卞赛的文才进行了探试,令吴不由倾倒,以后二人交往频繁,感情渐深。

  后来吴在长干里寓所得到卞的一书简,知道卞想嫁给他,心里很矛盾。因吴听到一消息,崇祯帝的宠妃田氏的哥哥田畹最近来金陵选妃,已看中陈圆圆与卞赛等。吴在权势赫赫的国舅前胆怯了,只在卞赛的寓所吹了几首曲子便凄然离去。

  二年后,卞赛嫁给了一诸侯,因不得意,遂将侍女柔柔进奉之,自己乞身下发,在苏州出家当了女道士,依附于70余岁的名医郑保御,郑筑别宫资之。卞赛长斋绣佛,持课诵戒律甚严,为报郑氏之恩,用3年时间为郑氏刺舌血书《法华经》 。

  此时吴梅村当了清朝的官,心情颓伤。顺治七年的一天,卞赛在钱谦家里看到了吴的《琴河感旧》四首诗,方知吴对她的思念。数月后二人在太仓终于相见,卞赛为吴氏操琴,吴感怀不忆,写了《听女道士卞玉京弹琴歌》赠之,诗中道出了卞在这十年中的情景,点出了清军下江南、玉京“弦索冷无声”,一派凄凉状况。卞赛后来隐居无锡惠山,十余年后病逝,葬于惠山柢陀庵锦树林。

 

 

 

 

【转载】未来5年趋势:不看你一定后悔 - 秋燕呢喃 - 秋燕呢喃

 

子泳博客

  

【精品音画*人物素材】精品旗袍美女【六】送播放器,流行歌曲大联播300首 - 佳人有约【原飞飞】 - 。

 

 

 

 

  评论这张
 
阅读(79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